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玄幻仙侠- 大明天下 四-六
大明天下 四-六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中文字幕av_日本AV网站_中文字幕视频在线观看_最新中文字幕经典中文]

地址发布页:

  第四章把酒论江湖

    荒村,野店。

    几辆镖车散落在店外,十余名趟子手环绕周围,除了几个望风的,其余人都用清水就着干粮,镖车上的三角镖旗无力垂落着,隐约看到「长风」二字。

    店内堂上几名镖师据座用食,另有零散三四名食客,角落里一名少年食不甘味,长吁短歎,正是逃家而走的丁寿,那夜离家身上银两不多,又不知家中何时风波能熄,不敢住大店,躲到这乡村小店指望能多熬一阵,待兄嫂消气再返家请罪,可这厮是好日子过惯了的,整日里粗茶淡饭,闷也要闷出病来。

    「六爷,听闻上个月丐帮大举出关了,走的宣府路,也不知爲的何事?」忽听一个黑脸镖师向居中而坐胖胖的好似商贾一般的老者问道。

    「还能有什麽事,传功长老亲自出马,还不是爲寻找丐帮失落数十年的帮主信物『绿玉杖』。」六爷捋髯笑道。

    「丐帮无主已有近三十年了,一根打狗棒寻不寻有甚要紧?」另一镖师接口问道。

    「这话没见识,正是丐帮无主,这『绿玉杖』才更要寻到,」六爷夹起一口菜送到嘴中,缓缓咀嚼咽下后道,「绿玉杖」虽小,确实曆代帮主信物,长老持之号令帮衆名正言顺,这二十年来丐帮汙衣净衣纷争不断,仁义礼勇信五大分舵争权夺利,传功、执法二长老相互不合,堂堂第一大帮江河日下,若再不有人出来主事,这丐帮怕要在九大门派中除名咯。」

    「哈哈哈,商老六杞人忧天,这帮叫花子传承千年,哪有那麽容易随波逐流。」随着笑声,一个邋遢老头一步三晃的踱进店里。

    「你这老家伙怎的跑到这荒郊野岭,」商六等人看起来与此人熟识,示意身边镖师让出位置,叫店家又上了一副碗筷,开口道:「怎麽对老夫刚才所言可有错处,说出来刚好给后辈们长些见识。」

    那老头也不客气,与衆人点个头算是打过招呼,伏案一边大嚼一边道:「也不算错,现在丐帮的确大不如前,可其帮中人多势大,对外来投帮之人来者不拒,不问出身,虽说良莠不齐,可总有佼佼者,比如现在的大仁分舵舵主出身五虎断门刀彭家,大信分舵舵主出身少林俗家,不但武功高强更与各门各派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再如执法长老毒丐蓝廷瑞出身成谜,可硬是跟传功长老酒鬼涂大勇分庭抗礼,门派兴衰谁能一言定之?」

    衆人点头觉得言之有理,邋遢老儿不知见好就收,继续喋喋不休道:「就说你长风镖局郭青云、程峰两位局主在世之时交游广阔,知交遍天下,那是何等兴旺,隐隐有『天下第一镖』之势,如今呢人死灯灭,镖局后继乏人,就靠你家大小姐和你老儿苦苦支撑,不砸牌子就阿弥陀佛喽。」

    商六仿佛被说中心事戚然不语,其他几位镖师或长歎,更多者愤愤瞪着那老头,老家伙恍若不觉自己得罪了人,塞了满嘴食物好像噎住了,抻着脖子满座找水,仰头将一碗凉茶灌进口里才缓过气来,抹了嘴道:「商老六恁的小气,请人吃饭竟然连酒都不给。」

    商六挥手止住了同桌镖师掀桌子要抽这老家伙的沖动,苦笑道:「出镖不能饮酒,这是镖行的规矩,莫老儿且忍忍,来日回京单请你这张刁嘴。」

    邋遢老头撇了撇嘴,满心不甘又舍不得自己掏钱买酒,忽听旁边有人道:「长者若不嫌酒劣,可愿移驾与小可共谋一醉?」

    老头眼睛一亮,起身屁颠屁颠的换了桌子,丁寿起身爲他斟满一杯酒道:「在下丁寿,不知老伯怎麽称呼?」

    那老儿难得的没有回言,脸上似乎还有一丝不好意思,没错,丁寿确认这个刚才在邻桌蹭吃蹭喝还嘴贱的给人难堪的老不要脸有那麽一丁点的不好意思。

    「这老儿姓莫名言,江湖人称」知无不言「。」那黑脸镖师在旁笑道,其他镖师也都轰然大笑,笑声中充斥着几分揶揄和报複的快感。

    「噗」一口酒水喷了出去,丁寿看着眼前这位「莫言」,嗯,眼睛不大,一张圆脸,头发稀疏,有点「莫言」的样子,可刚才那唾沫横飞的时候哪里「莫言」了,不由心中慨歎:果然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

    「在下失态,莫老勿怪,平日里小可无甚爱好,就爱听些奇闻异事,刚才听几位閑话江湖颇有几分意思,还请莫老多指教一二。」丁寿陪着笑脸道。

    「这位公子算是找对人了,莫老儿博闻强记,见多识广,可称得上是江湖中的『包打听』。」商六涵养较他人好上许多,看老儿难堪,出言捧了几句。

    「不错不错,算你商老六有眼力,论起江湖中的事,谁能有我老人家明白,小哥有什麽想知道的尽管问。」莫言被搔到痒处,得意洋洋道。

    「刚才莫老提到丐帮传功长老,不知这位相貌如何,有甚出奇之处?」丁寿将心中疑问抛出。

    「叫花子能有什麽相貌,不都一个德行,涂大勇无非长的精神些,赤红脸膛,论气势……」莫言一挺鸡胸道,「嗯,比我老人家差的远,不过那老叫化子手底下着实硬茬,其所修混天功内力深厚,可称得上武林一绝,佐以独门混天掌,不知多少强手在他手里栽了跟头。」

    丁寿闻言暗道莫非那日真错过了大机缘,不甘追问道:「那他功夫很高了,在江湖中能排第几?」

    邻桌镖师闻言笑成一团,那黑脸镖师道:「小公子不吃江湖饭,有道是江湖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十年,今日里还是武林名宿,一方霸主,保不齐明日里就栽在渴求成名的江湖后进手中,这也不是山寨聚义堂,还分什麽座次。」

    「孤陋寡闻,武功高低不排座次,那你」铁掌「侯坤又能在『酒鬼』涂大勇手下过上几招?」

    衆人闻言变色,这就是欺负人了,侯坤铁砂掌有几分火候,江湖朋友给面子赠以「铁掌」之名,若让他一个镖师去和丐帮传功长老比试,那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麽,问题是这话能说出口麽,有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大家都是要脸面的,谁愿在一个未涉江湖的雏儿面前承认屈居人下,莫言心胸不广,刚才被人讥笑,回口就刺了黑脸镖师一下。

    商六拦住想要动怒的侯坤,笑道:「这位公子问的是你,莫老儿不要喝了酒偷懒,快回话就是了。」

    哪知莫言闻言倒是卖弄起来,「这些人里商老六年齿最长,你倒是说说江湖中有哪些绝顶高手?」

    商六知道这老儿性子,也不废话,道:「如此老朽就抛砖引玉了,少林、武当、峨眉并爲中土武林三宗,三派掌门慧远大师、无尘道长、静心师太必是功夫绝顶了?」

    「慧远潜心修佛,足不出寺;武当代受敕封,无尘派务缠身,无暇习武,修爲难以精进;静心寡欲,少与人争;这三人武功高则高矣,还不算登峰造极。」莫言摇头晃脑道。

    「丐帮涂大勇,极乐谷华景峰,漕帮金不移,恨天堡盖苍天如何?」

    「江湖四怪,酒色财气,啧啧,倒是不差,可酒色财气只要沾上了人,就成了羁绊,这四位已经到了成瘾成癡的地步了,武学巅峰此生无望喽。」

    「近年江湖崛起两大势力,天幽帮起于北地,青衣楼兴盛江南,司马潇、陈士元如何?」

    「天地藏幽冥,青衣满江湖。这两个帮派崛起迅速,高手衆多,帮衆全靠他二人一力整合,倒是颇具枭雄之姿,不过论起武学修爲不见得能高过三奇四怪。」

    商六被驳的多了,不由也带了一丝火气,「约二十年前江湖出现一怪人,行事忽正忽邪,心狠手辣,各派都有高手陨于他手,黑白两道多次围剿不能竞功,不知如何?」

    莫言闻言静了下来,「你说的是」魔神「冷一夫,他麽……」莫言点了点头,又立刻摇了摇头,「其实也算不得。」

    丁寿见他面色有异,急问道:「莫老,这冷一夫什麽来路?」

    莫言摆手止住丁寿话头,「既然提到了,老六你可晓得魔教?」

    「魔教?可是当年武林黑白两道联手剿灭的邪门外道,早些年时老夫都在忙于陪两位老爷创立长风镖局的基业,三十年前的黑木崖之战虽有耳闻,所知不详,只听传言魔教高手如云,一教之力可抗武林。」

    「呵呵,魔教兴盛之时要更早,五十年余年前武林中出现了一个叫温玉柱的人物,自号天魔,创立天魔宫,败尽天下高手,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武林至尊,天魔令所到之处群雄束手,万派臣服,甚者在泰山之巅会盟武林,下令江湖各门各派不得私自仇杀火并,有争端者,可每月十五在泰山顶由其裁决,若不遵令,屠宗灭门。」

    衆人相顾骇然,「好霸道。」丁寿心中暗道。

    「大家习武或爲扬名,或爲私仇,或爲求利,有这样的誓约习武何用,可又无人自问能胜过温玉柱破掉这个规矩,一时间名宿耆老纷纷归隐山林,江湖倒是过了最平静的几年,」莫言仰头干了一杯酒,「就在魔教如日中天的时候,天下发生了一件大事,瓦剌太师也先叩关南下,阉贼王振怂恿英宗御驾亲征,五十万大军全军覆没于土木堡,英宗被擒,关押漠北,鞑子骑兵合围京师,幸有于少保力挽狂澜,另立新君,对战鞑虏,武林中人但有一腔热血,谁又愿华夏再陷腥膻,高人隐士齐聚京城,协力守城,最终保全京城,就在大家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消息,天魔温玉柱勾结鞑虏,欲颠覆社稷,自立爲王,现已在北元处签订密约,不日携一蒙古贵人走阴山小道入关,号令群魔起事,内外夹攻,共取江山。」

    「啊!」衆人虽明知结果如何,也不由惊呼,商六问道:「这魔教按说也是中土一脉,竟会数典忘祖,勾结鞑子,欲效五代石敬瑭事?」

    「温玉柱出身来曆无人知晓,密信中言其出身大漠,乃是蒙人,而且当时有一桩蹊跷,中原武林血战经月,黑白两道皆入战事,而魔教衆多高手如日月双使,魔宫四灵,护教十魔无一人现身,不由人不怀疑,且那温玉柱已是名副其实的武林之主,若想再进一步,怕也只有九五之尊了,当时各派已经相信七八分,所惧者只有天魔武功通玄,可信中又提到一件事,天魔武功的出处……」

    「哦?」衆人突然提高了兴致,练武之人谁不想武功精进,虽然明知年代久远,与己无关,也不由想多知道些。

    「蒙元皇帝忽必烈统一天下后,爲防止造反,颁布禁武令,收缴所征服之地的各派典籍,交于亲信编纂,期能得到一部盖世奇书佑其国运永昌,敕令帝师密宗高僧八思巴,国师全真掌教李志常,少林主持方丈福裕耗十年心血成书,取书中包罗万象之意,正名《万象秘籍》,若是温玉柱果系蒙人,倒也前后相印,哼哼,杀天魔一人能佑大明子民无数,杀天魔一人能除武林之桎梏,杀天魔一人能得秘籍窥武道之究竟,彙聚京师的武林人士只有一个念头:杀天魔!」

    「大明如今江山依旧,想必一战功成,天魔授首了。」一名镖师追问道。

    莫言一声长歎,「衆多高手星夜兼程,设伏阴山古道,果然等到了天魔携一蒙人打扮者过山,群雄先用霹雳堂火器伏击,随后趁势杀出,鏖战一日夜,中原武林伤亡惨重,天魔因护持身边蒙人也伤痕累累,先中唐门暗器,最终被丐帮帮主萧万彻合身抱住,同坠深谷。」

    「好好,爲武林除一大患,前辈高人功德无量。」一镖师赞道。

    「何止啊,破除卖国奸谋,简直是泽被苍生。」另一镖师接口道。

    「一百七十七名武林精英,阴山一役,只余八人生还,八位前辈都是当时的绝顶高手,怀忧国之志,又不辞辛苦潜入草原,救回了英宗皇帝,风光一时无两,被朝廷嘉奖,武林尊称『八圣』,就在整个江湖欢庆之时,被温玉柱紧锁的魔教群魔对天下亮出了獠牙,以複仇之名丐帮君山总舵一夜被魔教夷爲平地,新任帮主被杀,四大长老三死一伤,短短三月,江湖除名帮派二十一个,『八圣』中人也未幸免,青城玉灵真人访友遇袭,浑身溃烂而亡,天禽老人返回雪山途中中伏,被魔教日月双使耗得油尽灯枯脱力而死,整个江湖风声鹤唳,残余『六圣』号召武林组成『伏魔盟』与魔教抗衡,双方厮杀近二十年,那二十年的武林史可谓字字鲜血,正邪高手陨落不知凡几,因不知魔教巢穴所在,终难毕其功于一役,直到『六圣』中的『天地仙侣』探的魔教老巢位于猩猩滩黑木崖,趁魔教不备伏魔盟倾力一击,捣毁魔教总坛,此战曆时一月,黑木崖陈尸上万,饿鹰蔽日,武林中高手尽丧,度过了这沈寂的三十载。」

    衆人听毕深呼出一口气,不想几十年前的武林竟如此动蕩,商六沈吟问道:「那这冷一夫……」

    「冷一夫行事只求快意恩仇,不问正邪,与当年的魔教作风极爲相似,又自冠以『魔神』之名,据闻当时已经有人怀疑他是魔教余孽,準备请几位高人出山,但他又突然销声匿迹,留给武林又一个未解之谜。」

    商六欲言又止,侯坤看他面色有异问道:「六爷,您还知道些什麽?」

    商六展顔强笑道:「莫老儿都不知道什麽,我还能比他知道的多麽,呵呵……」

    「不错不错,你商老六倒有自知之明。」莫言大笑道。

    「那『万象秘籍』呢?可是那几位前辈得到了?」丁寿问道。

    「天魔与萧前辈同时坠谷,尸骨无存,莫说秘籍了,就是丐帮的帮主信物『绿玉杖』也同时遗落,丐帮前后三代帮主陨于魔教之手,如今帮中群龙无首,镇帮之宝也无蹤影,这帮花子也着实可怜。」虽这麽说,莫言脸上可不像露出怜悯之色。

    「今日听衆位之言,大长见识,这顿酒菜还请赏面由小子会钞。」丁寿拱手笑道。

    衆镖师闻言大喜,道谢后坐下开始胡吃海塞,这两年长风镖局生意不好,难有些大买卖,虽说碍着大小姐和六爷的情分没有另谋他就,可大家口袋银子都不富裕,难得有个冤大头愿意请客,白吃的便宜占一次是一次,毕竟自家没有莫言的脸皮和口才到哪儿都能吃着白食。

    这顿饭直用到午后,商六侯坤一再催促,沟满壕平的几位连同莫言才起身上路。

    「娘的,功夫怎麽样不知道,这饭量真是一个赛一个,这样下去再有三天就该打道回府了,也不知道家里面的事平了没有。」丁寿掐着荷包愁眉苦脸的暗道,「要不换个便宜点的房间,爷哪丢得起这人啊。」

    第五章暗香潜入夜

    深夜,一灯如豆。

    丁寿在榻上辗转难眠,最后披着被子盯着桌上灯火发呆,忽觉一阵微风,灯火一闪,房内多了一条白影。

    「有鬼!」丁寿刚想惊呼,一只柔荑已然挡住了嘴巴。

    「公子救命,有恶人追索,且容我暂避。」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娇美容顔,丁寿不由一呆,不由点头道:「无妨,可我这里无处藏人啊。」

    那白衣女子环顾,这间屋虽名爲上房,可只有一桌一榻,无多余家什,那女子犹豫是否要另觅藏匿之处,忽听店外一阵嘈杂,接着听闻店门被踹开,一帮人进店的声音。

    「把守四周,莫叫那小娘皮逃了。」

    「小二,店内可见过一个二十余岁的白衣女子?」

    「跟他费什麽话,直接搜便了。」

    白衣女子自忖出去必被发现,又回眼看了一下床榻,翻身上榻,缩在靠墙处,一展棉被道:「还请公子靠过来,用身子挡住我。」

    丁寿已知其意,依言而行,这小子年纪虽小,身量却大,贴紧身后娇躯,将自身与床榻墙壁组成个三角形状,盖上棉被后倒是难以发现身后那娇小女子身形。

    二人刚藏好,房门已被人踹开,呼啦进来四五个人,俱都身着白衣,爲首的是一名青年,面色冷峻。

    「你……你们什麽人?爲何擅闯他人房间?」丁寿半真半假的惊叫道。

    那青年斜睨了他一眼,似不屑回答,将头转了过去,身边一名大汉道:「小子,适才可曾见过一个美貌女子?」

    「美貌女子,自然见过。」

    衆人闻言面露喜色,连那青年也转过头来,躲在他身后的女子心中一紧,手上内劲蓄势待发,只要这小子泄了行藏,先把他推出去挡一挡,再觅逃路。

    丁寿浑不知自己已经要被人当成靶子推出去,摇头晃脑道:「余适才于梦中见一女子,其状甚丽,窃以爲巫山神女也,才貌上古既无,世所未见,晔兮如华,温乎如莹。五色并驰,不可殚形。详而视之,夺人目精。吾欲效襄王以求连理,然其时尔等不告而入,坏吾好事,罪何当之。」

    几个大汉听得云山雾罩,「这小子叽叽歪歪的在说什麽啊?那小娘皮在哪他说了麽?」

    那青年嗤笑道:「这酸子刚才做了春梦,还没来得及成事被我等打断了,怪我们呢。」

    「哄」的一声,一般汉子笑了起来,「这小子有趣,真想把他抓走平日给爷们解闷。」

    「这穷酸说的话你听得懂麽,难道捉回去当相公,也只有少教主这样文武全才的人才能知晓。」

    「天下的官都让这些大头巾当了,可见皇帝老儿昏庸无道。」

    这时一个老者进的屋来,「少主,没找到人。」

    那青年眉峰一皱,「人到底进了店里没有,可曾看清?」

    「这个。」那老者一丝赧色,低声道:「下面人说看到白影在店外墙脚一闪就不见了,想必是进了店内。」

    「一帮废物,那贱人在江湖中出了名的鬼灵精,难说不是故意引人发现,声东击西,尔等竟然不加详查,误了父亲的大事。」那青年训起人来不假辞色,那老者面色不豫一闪而过,俯首连连称是。

    那青年转身挥手,顷刻间闯入店中的一干人等撤了个干净,只听得屋外店家与客人的抱怨和收拾座椅的声音。

    丁寿长出一口气,暗歎幸好这身子的前主儿打小时就被逼着读书的底子还在,掉了几句书袋把人骗走,这才发觉身上已被汗水浸透,背后的两团柔软触感更加清晰,连忙转身却与同时起身的白衣女子碰到了一起,朱唇点面,一股诱人体香扑鼻,这货的胯下蠢物竟又昂然而起。

    那女子被撞后脸上先是一丝羞红,随即展顔,抬手準备道谢,却无意在被下碰到那物件,一愣后噗嗤一笑,把个丁寿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毕竟被陌生女子发现「一柱擎天」着实不雅,只管没话找话,「不知姑娘芳名?因何遭人追赶?」

    「不用姑娘姑娘的叫了,不是姑娘好些年了,」那女子一拢鬓边散发,「夫家姓南宫,行三,一般人都称我南宫三娘,至于爲什麽半夜遭人追,公子就莫要问了,无端平添凶险。」

    丁寿闻得此女已嫁,心中不由怅然若失,又听到语气中的轻视之意,不由脱口道:「我虽不会武功,可也能爲姑娘……爲三娘舍此残躯略尽绵薄之力。」

    三娘面露讶色,旋即笑道:「小郎君的心意领了,我平日少受人的恩惠,也不喜欠人情,今日你帮我脱了场祸事,我便帮你解决桩麻烦事。」

    丁寿纳闷自己有何麻烦可解,三娘又重新倒在榻上,娇躯往下一缩已躲到棉被中,丁寿还未开言,便觉一双巧手已将自己的裤子撸下,大腿上一团温润靠了上来,清晰的感觉到她的指尖轻轻拨弄着阳根,一只手掌托起阴囊不住摩挲,丁寿只觉的一股烈火直沖顶门,一把掀开了棉被,看到的是那白色背影斜倚在自己小腹上,腰臀蜷在一起,勒起一条紧绷的曲线,大着胆子伸出右手摸向翘臀,刚触到那隆玉山,她便腰肢一扭,避了开去,随即将身子翻了过来,面向丁寿道:「只许看,不许你动。」

    这时候你让他把手剁了这厮也只能恨刀子不快,丁寿立即把手枕到脑后不住点头,那昂然之物也是随着摇头晃脑,三娘一手将散落的几丝长发别在耳后,一手握住阳根,丁香一吐,前后来回扫了一圈菇头,美得丁寿身上一颤,就觉得一片温热湿腻密密包裹上来,丁寿咬紧牙关,嘶嘶的吸着冷气,半眯眼帘,见三娘靠坐在他腿旁,螓首低垂至他胯间,檀口大张含吮一根似乎能将她小嘴撑裂的阳根,只见她在含吮中,不但频频舔吸,而且螓首还不时忽抬忽垂的套吮,有时还会缓缓低垂螓首,使双唇紧贴至胯间肌肤,将阳根尽根吞吮,尔后又缓缓高抬螓首,使阳根又逐渐脱出朱唇,如此一上一下的未曾间断,丁寿何时享受过如此口技,不到一刻就觉腰间一麻,一股阳精激射而出,三娘手中阳根精管一涨时已然脱口闪开,不料想这次喷射量多劲足,虽躲开大半,还有几滴射在娇顔上,掏出香帕擦拭干净,狠狠的瞪了丁寿一眼。

    丁寿自是不好意思,可歎一月内两次丢精一次用腿一次用口,从未真个进入销魂洞,见三娘整理衣物,起身欲走,急忙拉住道:「你哪里去?我喜欢你的很,不要走好不好。」

    三娘回身看他眼中热切,心中不由一软,複又坐在床边,丁寿坐起将头搭在她左肩,嗅着阵阵幽香,两人无言片刻,三娘右手轻抚着他的鬓边,「你呀,真是个孩子。」

    丁寿开口欲言,转瞬一条香舌伸进嘴里,正要体会那诱人香津,突觉得腰间一麻,一阵困意袭来,不由的沈沈睡去。

    第六章种玉别家田

    时已正午,刺眼阳光将丁寿照醒,房中佳人无蹤,空留床边一方香帕,丁寿怅然若失,忽听得店外喧哗声起,似有大队人进了店内,丁寿正担心是否昨夜那帮人又再返回,赶紧起身穿戴整齐,走出房门。

    见大堂柜台前一名老者正与掌柜就客房分说,言及衆多下人挤挤无妨,但自家主人必要一间上房,掌柜告罪店小上房只有一间,已被一名公子长期包下,正好看见丁寿出来,立即拉过来道这便是那位公子,丁寿见那老者虽说一身仆从打扮,但举手抬足都有大家礼仪,想必是官宦人家的管事,与这店家说事却不报家门,不以势压人,心中先自多了份好感,正巧自家盘缠将尽,借个由头正好换房,那老者闻听道谢,回身禀告自家主人。

    丁寿没什麽行李,简单收拾了换了间房,刚进门就忍不住一手掩鼻,以前住上房只感觉那店伙阴了自己,现在这房中的霉味算是证实了自家这阵子住的果真是「上房」了,犹豫着是不是收拾收拾直接回家跪祠堂,忽听有人敲门,那老管家言自家主人略备薄酒请他移步答谢。

    丁寿随人来至大堂,见一青袍老人,相貌清矍,上前施礼,那老者笑挽起他,「白日行路,家中女眷染了暑气,只好觅处修养,不想鸠占鹊巢,还望公子海涵。」

    丁寿连道不敢,两人就坐饮酒閑聊,丁寿自言宣府人士,离家求学,细谈乃知老者名张恕,原是京城御史,外放平阳知府,因急于赶路害的女眷不适,才住了这乡间小店,闻听让房之人乃一儒雅公子,便请过叙谈,以解旅途烦闷。

    丁寿又起身欲行见官之礼,被张恕拦住,言忘年相交平礼即可,两人相聊甚欢,这倒霉身子以前读的诗书好歹没有全喂了狗,席间没有出丑,张恕直言知音难觅,又歎忙于公务无暇教后宅读书明理,欲聘丁寿爲府中西席,教女眷读书,丁寿自知才疏学浅,不敢答应,张恕言每月束修二十两,丁寿欣然往平阳一行。

    张恕立即着管家张福请出女眷行拜师礼,未几,一名身穿翠绿曳地长裙的豔丽女子随张福而来,福礼请安,张恕旁言这是爱妾瑞珠,丁寿知大明官员外任不可带正妻,原本以爲自己只是爲其幼女开蒙,却不想是教导其爱妾,看她体态婀娜,媚眼如丝的样子,遮莫张府台嫌自己头上官帽不绿麽。

    ************

    平阳府治所爲平阳县(现临汾),所谓平阳也,《世纪》云:其地在平水之阳而名,距京师一千八百里,领州六、县二十八。东连上党,西界黄河,南通汴、洛,北阻晋阳,古来乃兵家形胜之地,商旅通衢之所。

    此时平阳府衙后宅内丁寿愁眉苦脸的拿着一本《中庸》,看着伏案书写的瑞珠一手工整的蝇头小楷,自愧的都想一头撞死,这小娘子琴棋书画样样皆通,用他开蒙,什麽忘年之交一见如故,张恕那老东西是拿自己当笑话麽,「嗯,夫人,府台今日去别县公干,在下于后宅久留不便,这便告辞了。」

    既然正室不住,丁寿很知趣的从不提「如夫人」三字。

    「有劳先生了,请且稍待,饮杯清茶再走。」女弟子笑靥如花,丁寿自没有拒绝的道理,只是清茶入口后不久就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面前美人面貌也模糊不清,想强撑着站起来,身子却不自主的倒了下去。

    丁寿感觉自己在做梦,梦到了那一夜的南宫三娘伏在胯下含着宝贝吞吐不定,梦到了倩娘沐浴时的丰腴惹火身子,只感到欲火沸腾,搂住两具雪白丰满的身子左拥右抱,南宫三娘含笑亲吻着他的阳具,倩娘也不如那夜般抗拒,将一对丰乳压在他的胸前不住厮磨,自己再也忍受不住,推到倩娘挺起肉棒便向她那鲜红肉缝捅去,急切间却不得其门而入,三番五次总是滑开,丁寿急得满身是汗,求助的看向三娘,玉人却不见蹤影。

    倩娘伸出玉手握住肉棒,轻轻撸动,「二爷莫不是银样镴枪头,有临门谢恩的隐疾。」语含讥诮,丁寿张嘴还没来得及反驳,便被下身快感刺激的脊椎发麻,一股热流喷薄而出。

    丁寿大叫一声,睁开眼帘发觉自己躺在一张雕花大床上,看到靠在身边的既不是南宫三娘,也非倩娘,而是身披薄纱的瑞珠,薄纱里面一双玉乳只隔着层薄薄的绯色束胸,整个贴在他胸膛上,紧绷绷地很是好受,还有她那股淡淡体香,幽幽地送进鼻内,丁寿正体会这软玉温香,忽觉下身有些凉,大腿根湿滑一片,低头看却是未着下裳,瑞珠一只手上滑腻腻的满是腥味的白色粘稠液体。

    「夫人,你……」丁寿窘态毕露,这叫什麽事,自己这身子莫不是真有早泄之症,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嘘,别说话,弟子今日报答小先生师恩。」瑞珠浑不在意说道,取了香帕拭手,将身上衣物脱个干净,随后又把丁寿剥个精光。

    伸手握他的半软肉棒,瑞珠上下套弄了几下,芊芊玉指在他大腿根部轻轻抚摸,滑腻香舌缓缓在他胸前回绕,京师名妓果然不同凡响,略施手段便使他下面的阳根,再度又硬又翘起来。

    雄风再起,丁寿有心思打量起此时的瑞珠来,见她双乳高耸,腰肢纤细,下体如同小山丘般鼓起,浓密毛发将那诱人蜜穴遮住,只看得他喉咙发紧,想伸手去摸,可饮那杯茶后却四肢乏力,只有肉棒更加坚挺,如同旗杆直直立着,只憋的这厮两眼发红,至于张府台,他是哪位,干什麽的。

    「嘻嘻,恢複的挺快,你的宝贝不赖嘛!」

    这是时候的丁寿,四肢大张已经美得无法答话。

    瑞珠套弄一阵,又将琼鼻靠近,细细闻取男人独有的气味,不由心中一阵蕩漾。然后伸出了舌尖儿,先在马眼上舔了一下,马眼上分泌出的透明液体,滑溜溜的流至舌头上,瑞珠先用舌头,在整根的肉棒上来回上下舔了个够,连那两个卵蛋也不放过,含在嘴里轻轻的用牙齿咬着,咬得他全身不停的发抖。

    丁寿嘴里哼道:「麻,酸,好舒服。」他的肉棒更加暴涨了起来,菇头狰狞,青筋暴露。

    此时瑞珠正张开小嘴,含住他的大菇头,并用牙轻刮着棱沟。猛然胀大的菇头涨得她嘴又酸又麻,轻轻吐出道:「瞧你年纪不大,这个玩意却出奇的大,将来再长大了怎麽得了。」

    丁寿闻言喜道:「还能再长?」

    「你今年还不到十五吧,大明洪武令:男子十六方可成婚,你啊,」来日方长「呢。」瑞珠点着菇头笑道。

    「可是……我很快!」丁寿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

    瑞珠轻笑:「别担心,你从没尝过女人滋味,第一次快是难免的。」俯到他耳畔,用能腻死人的声音说到:「有奴教你,保你这根坏东西能成女人的恩物。」

    「好好好,那将来我定让你舒服个够。」小兄弟还堪大用,丁寿喜不自禁。

    瑞珠听得高兴,低头吸着更加卖力,她把头前后的挺动,把整根肉棒,都吸到了自己嘴里,用喉咙卡住肉棒,停顿一会再吐出,吸口气又整根吞下,如是再三,吮得他的肉棒都是口水,直往下淌,将他的毛发都淋湿了一片。

    瑞珠吐出肉棒,抬腿骑到丁寿身上,用手扶着肉棒,对着自己穴口,缓缓地坐了下去,由浅入深,身子起落由慢到快,一双玉乳来回晃动,丁寿口干舌燥,可惜手不能动,瑞珠如知他心意,前后挺动时俯下身子,将椒乳在他脸上磨蹭,丁寿张口将乳珠含在嘴里,舒爽的瑞珠大声呻吟。

    快感阵阵,丁寿感觉自己又要爆发,瑞珠感觉体内肉棒猛地一涨,伸出右手中指,探到二人交合之处摁住丁寿会阴,「深吸口气,缓缓吐出,对,就这样,慢慢的……」

    丁寿原本要泄的感觉被她一按宛如关上闸门,硬生生憋了回去,看到他呼吸重又平稳,已稳住不动的娇躯再度挺动起来。

    如是再三,丁寿肉棒越来越硬,瑞珠也快到巅峰,被刺激的尖叫起来。

    「好,好舒服,好烫,真是人小鬼大,不行了……」

    经她最后一阵狂拔猛坐,丁寿大吼一声,热流滚滚,瑞珠也瘫倒在他身上娇喘不息。

    丁寿感觉到手臂渐渐能动了,抱住身上娇躯,问其根由,瑞珠轻咬着他的耳垂告其缘由,原来张恕身有隐疾,有子嗣之忧,老而无后家业无人继承,便是亲族同窗背后议论也是如芒在背,便生出了借种生子的注意,但京城内耳目混杂,稍有不慎就是满城风雨,于是此番上任带上从京城最有名的青楼神仙居赎身爲妾的瑞珠,就是想在任内将此事办了,不想未到平阳,路上便遇到了丁寿,相貌还不错,更重要的是离乡背井,京师平阳两地都无熟人,遂入了两人的眼,成就了今日之事。

    丁寿这才明白,又纳闷这事直说不就是了,何必弄得下药这麽麻烦,瑞珠答天知道你是不是个「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傻书呆子……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